<menu id="uskis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skis"><strong id="uskis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uskis"></menu>
    <menu id="uskis"><tt id="uskis"></tt></menu>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    環球動態:動態奇幻的詩美

    時間:2022-10-23 15:32:15    來源:羊城晚報    


    【資料圖】

    原標題:動態奇幻的詩美

    動態奇幻之美是西籬詩集《隨水而來》的重要詩美特色。所謂動態奇幻,是指詩人通過他的詩歌,構建出畫面與詩情的動態與奇幻詩境,這種詩境是流動的、變幻的、空靈的,形成一種動態與奇幻的美感,具有獨特的詩美特色。

    在開卷的《光》這首詩中,詩人將“光”這種自然現象予以動態化,詩人以動寫靜,連用涌進、蒞臨、涂描、漾出等動詞與形容詞,將靜謐的、光芒涌進的夜景描繪得生動多姿,構造出使一幅動態空靈的美的境界,含蓄地表達其神秘的美。

    詩人在流動的景觀與情緒中發掘詩美,表現詩美,在語言的流動中隨著心靈的自由變化而跳躍。全詩二十五節,每一節都似乎與“水”有關,這“水”既是有形的物態的水,但更多的是指形而上的水。詩人意到筆隨,在流動的思緒中,不斷變幻場景,隨著動態的詩情、詩思不斷創造一幅幅耐人尋味的詩境。第一節,詩人的詩情高漲:“隨水而來/它無聲無息卻長驅直入/在它洶涌之峰的上部/日光閃爍的地方/生活/正消融其實有的一切/你在旅途/在傍晚的車窗旁/看到那即將逝去的/陌生的燈火/又作為某種證明/在遠方移動”,在這里,“洶涌之峰”“旅途的車窗”、在“遠方移動”的“陌生的燈火”構成一組由近而遠的動態畫面,表達了詩人活躍跳動的詩思,我們看到了一個探索者的執著身影。而從第二節至第二十三節,詩人的意識流不斷變幻,詩情不斷滾動,將讀者帶進“隨水而動”、時而浪花飛濺,時而靜流則深的詩的河流之中。到第二十四節,詩人作為“自由之子”,“大智若愚地嘻笑”,“我們只需要片刻/陽光就會流進/理想的心中”,說明詩人對理想的追尋,已經有了重大收獲。到第二十五節即最后一節,詩人的詩情再度高漲……這是一次成功的掙脫舊我之旅,看來,經過一段長長的“河流的顛簸”之后,詩人的思想也已經成熟、豐滿,在她的精神領域已能夠更輕盈地在水中前行,穿越風浪了。這首長詩,詩人展開聯想的翅膀,在自己的幻覺河流中沉浮,旋轉,化靜為動,將其豐富的想象,對人生、人性的思考化為搖曳多姿、優美靈動的詩行。洋洋灑灑,有濃厚的幻想色彩,境界深邃、繽紛、神秘,是一首富有張力的作品。

    詩集中的另一首長詩《水》與《隨水而來》有異曲同工之妙。當然,二者并非簡單的重復。二者都以水為載體,借“水”抒情。詩人打破時空,構建自己的精神空間。在第七節中,她在“柔波起伏”之外的千古不朽的曬臺,“長久地等待燈火輝煌的遠處/一個我們終生渴望的身影”;她自擬青蛙,在“無邊無際的池塘”“無底的底部”,“叫聲里總藏著自己的靈魂”。詩人將水、青春、童年、幽光、閃電、燈光……全調動起來,廣渲氣氛,升華詩的境界,使其動態美、空靈美、奇幻美顯出強烈的情感濃度。

    西籬的詩,追求動態奇幻的美,但她既仰望星空,又腳踏堅實的大地。她“在我的土地上有全部的心靈之路/永遠回響人類希望的足音”。在《太陽雪 玉樹殤》中,詩人悼念玉樹大地震中的遇難者,她思考:“生命并不屬于你,不屬于我們”,她的思緒穿越時空,上天入地,一連串美的意象,加上一連串動詞,奇幻的詩境,使詩人對死難者的哀悼、疼痛,躍動著生命的旋律,化作了“太陽雪”一樣美的詩魂,令人感動。(唐德亮)

    標簽: 一次成功 無邊無際 燈火輝煌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
    相關新聞

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現代青年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特別關注

    熱文推薦

    焦點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