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uskis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skis"><strong id="uskis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uskis"></menu>
    <menu id="uskis"><tt id="uskis"></tt></menu>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科技 > 正文

    焦點簡訊:把犀牛角和象牙染成粉色,就能防止盜獵了嗎?

    時間:2022-10-25 07:32:07    來源:科普中國網    

    最近,網上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:非洲的動物保護組織,用一種化學染料把犀牛角和象牙染成粉色;這種染料很難清洗,還有一定毒性,這樣一來,象牙和犀牛角就沒有了商業價值,也不能入藥。

    這聽上去確實是個保護大象和犀牛的新思路,但是——配圖的PS痕跡未免太重了。


    (資料圖片)

    早在2015年,這組圖在國外社交網絡上就已經非常流行了 | Caroline Bosson / Facebook

    所以這是真的么?

    是,但不完全是。

    真相是?

    故事中提到的技術手段,是真實存在的。這是南非的動物保護組織“犀牛保護計劃”(Rhino Rescue Project)在2012年前后開始實施的項目。他們向犀牛角中注入的物質,實際上一種染料和殺蟲劑的混合物。

    這個想法實際上來源于該組織為犀牛驅除體外寄生蟲的方式。他們認為,殺蟲劑被注射到犀牛角中之后能夠擴散到表皮,以減輕體外寄生蟲帶來的不適感。

    那么,如果這種殺蟲劑對人類來說有毒呢?

    “犀牛保護計劃”的研究團隊經過反復的測試,最終研發了一種對動物來說安全,但是會引起人類嚴重惡心、嘔吐等癥狀的殺蟲劑,并且在保護區周圍放置了標識,告訴偷獵者這些犀牛角已經受到了污染,不能食用。

    在犀牛角上鉆孔以注入殺蟲劑 | Rhino Rescue Project / savetherhino.org

    混合物中的染料類似于銀行的防搶劫染料,而用它染色的犀牛角,即使被磨成粉末,也會被機場的安檢系統檢測出來。該組織希望能夠借此來打擊跨國的走私貿易。

    在整個處理過程中,風險只存在于麻醉這一步。對“染色”犀牛的后續監測也表明,它們的健康狀況良好,在哺乳期懷孕的雌犀牛也生下了健康的小犀牛,并正常分泌乳汁。

    那象牙呢?

    很遺憾,大象的長牙并不能用這種方式進行處理,所以染色的象牙完全是一個謠言。這是由犀牛角和象牙截然不同的成分所決定的。

    犀牛角的主要成分是角蛋白,這也是構成頭發和指甲的物質。與牛羊的角不同的是,犀牛的角沒有任何的骨質核心,完全由一束束微小角蛋白管組成——通俗來說,犀牛角就像一捆壓得很緊實的頭發?!跋1Wo計劃”希望注入到犀牛角中的染料,能夠通過這些微小的管道擴散到整個角內,從而給整個犀牛角“下毒”。

    犀牛角的微觀形態和結果示意圖,白色圈起來的就是角蛋白管 | Hieronymus T. L. et al. (2006)

    而象的長牙,實際上是象特化的門齒,和你我的牙一樣,主要由堅硬的無機物(羥磷灰石)組成;給牙注射一針染料染色,怕是天方夜譚。粉刷上一層顏色倒也不是不可以(畢竟人類自己也有給自己的牙齒做類似的事情),但由于象牙是大象的重要工具,挖掘、舉起物體、剝樹皮……涂上的顏色估計三兩天就磨沒了。

    長牙緊連著牙髓腔 | Virág A. (2012)

    給犀牛角染色一定靠譜嗎?

    為犀牛角染色,的確是一種主動的反盜獵方式。但沒過多久,有關這種方法的爭議越來越多。

    首先,犀牛很喜歡在泥坑里打滾,泥巴為它們的皮膚形成了保護層,防止昆蟲叮咬,消滅寄生蟲,同時保持涼爽。它們在打滾的時候,難道還會注意不要把染色的角弄臟嗎?犀牛角還會不斷生長;每三到四年就要給它們重新注射染料,一次操作需要花費900美元,而非洲大陸上又有著數以萬計的犀牛等待人們去拯救,這個項目的成本可想而知。

    其次,前文提到,給犀牛麻醉也有很大的風險。整個染色過程中,犀牛將被全身麻醉長達45分鐘,麻藥的劑量不容易掌握,犀牛很有可能無法從麻醉中醒來。

    麻醉犀牛這樣的龐然大物是一種巨大的挑戰 | Michal Knotek / pexels.com

    不僅如此,在2014年,來自南非國家公園科學服務部和獸醫部的科學家,又對染料的注射效果進行了研究。他們發現,染料只存在于鉆孔周圍,根本無法完全滲透到整個角內!

    其實,通過給角“下毒”而讓它們貶值的假設是,消費者害怕中毒而不去購買犀牛角,從而使犀牛角的需求量降低。為了實現這一點,動保組織不僅需要在保護區周圍豎立標識警告偷獵者,最重要的是在亞洲的消費群體中廣泛宣傳。但“犀牛角被下毒”的信息似乎并沒有傳達到大洋彼岸。而且,即使偷獵者知道犀牛角有毒,他們又會因為一個毫不相干的人的身體健康而放棄暴利嗎?

    更何況,由于犀牛角流通于黑市,想要對有毒犀牛角的買家做“用戶體驗調查”,看看毒性如何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“犀牛保護計劃”的假設從一開始就站不住腳。

    海關查獲犀角和象牙筷 | Aaron Tam / AFP

    尋求最優解

    為了挽救大象和犀牛種群,人們幾乎嘗試了所有可能的辦法。

    砍掉犀牛角、象牙

    盜獵者的目標不就是角和牙嗎?只要把它們去掉,動物不就安全了?這個方法經常運用到犀牛身上。

    但對于犀牛來說,由于它們的角在不斷生長,每一到兩年就要鋸掉一次,同樣面臨著高額費用和麻醉風險。而且,為了不影響角的再生,鋸角時不能太靠近根部,因此仍有10%的角會被保留下來——就這點,也夠偷獵者大賺一筆的了。

    做了“去角手術”的犀牛 | Bernard Dupont / flickr.com

    同理,雖然象牙不會再生,但是鋸掉裸露在外的長牙后,仍然有1/3的牙埋在頭骨中,這也會成為偷獵者的目標。

    盡管如此,“去角”還是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效。例如,在津巴布韋洛維爾德的某些保護區,去角犀牛存活的幾率比有角的個體高出了約29.1%。

    替代品

    近些年,有許多科研團隊試圖研制人造犀牛角,并讓它們大量流入到市場(黑市)中,從而使犀牛角貶值。2019年,牛津大學和復旦大學的研究人員聯合研發了一種人造犀牛角,原料來自犀牛近親(馬)的尾巴毛。無論是外觀還是手感,甚至從微觀結構上看,都能以假亂真。

    但是,部分動物保護者認為,這樣做可能會為非法貿易提供庇護。如果人造犀牛角真的不能和天然犀牛角區分,那么當盜獵分子面對執法者時,就會聲稱這些角是假的。

    微觀視角下的真犀角(左列)和人造馬毛犀角(右列),已經非常相似了 | Mi R. et al. (2019)

    同樣的爭論也存在于犀牛角和象牙貿易的合法化上。合法與非法之間難以區分,將為執法帶來巨大的阻礙。而過去的實踐證明,象牙的合法化反而讓盜獵更加猖獗。

    反盜獵偵察

    目前,對于大象和犀牛來說,最靠譜的保護方式還是嚴格的反盜獵偵察。隨著科技的進步,巡護員們的偵查手段也越來越高效,他們不再是單純地開車四處尋找盜獵分子,而是會為動物佩戴跟蹤項圈,從而掌握它們的行蹤,定位盜獵活動的位置,甚至動用無人機進行偵查。同時,管理人員還會通過長期的監控數據,確定盜獵的熱點地區,并重點在這些區域巡邏。

    津巴布韋的反盜獵部隊在布米西爾斯巡邏,以保護當地的大象 | Bumihillsfoundation / Wikipedia Commons

    不過,印度的奧里薩邦野生動物協會對跟蹤項圈提出了質疑——他們斥巨資為大象安上了跟蹤項圈,可沒過幾天項圈就被這群大機靈鬼扯了下來……

    無論哪種保護手段,有優勢,也總會有弊端,遠非十全十美——畢竟這是一場關乎于人性的爭斗。理性與關懷能否戰勝自私與貪婪?或許只有我們在需求端做出真正的改變,才能讓野生動物們看見命運的曙光。

    參考文獻

    [1] Hieronymus TL et al. J. Morphol. (2006) 267:1172–1176

    [2] Virág A. J. Morphol. (2012) 273:1406–1423

    [3] Mi R. et al. Sci. Rep. (2019) 9:16233

    作者:尖兒

    本文來自物種日歷,歡迎轉發

    如需轉載請聯系sns@guokr.com

    標簽: 體外寄生蟲 津巴布韋 保護組織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
    相關新聞

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現代青年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特別關注

    熱文推薦

    焦點資訊